主页 > 治愈系 > 阅读 >

远方城市里的伤心人,你还好吗

2016-01-04 10:46 小安 @ 阅读 42345 views次浏览

  12月20日,是我爱的那个人的生日,曾经他说过,等到本命年过去了,就娶我进门,可是我还没等到他本命年的生日,他就离开了。我一个人躲在没有开灯的屋子里,点着打火机唱了一首生日快乐,都没有想到本来是送祝福的,却把自己弄的泪流不止。

  有人跟我说过,无论你怎么努力,都无法撼动那个不爱你的人,我知道啊,如果世界上有最不可能发生的事,那这件事肯定是榜首。好没有出息,我还爱他,自己都觉得很丢人。

  有个昆明的姑娘告诉我,八年前她深爱过一个男人,他们曾经一起看过周杰伦在昆明的演唱会,八年后,周杰伦又到了昆明,可是当年一起看演唱会的那个男人,她已经找不到她了。

  八年时间,好害怕,抗战都结束了,感情却死不了。

  人一辈子能有几个八年可以浪费,八年,我好害怕八年后我还不能忘记那个人,八年后我该已经三十二岁了,那时我眼角应该已经有了皱纹,母亲再也不用担心我只会煮泡面,我也无法再一口气冲到山顶,肯定比现在更不能熬夜,酒量肯定会很差,姐妹们都有了小孩,我会给姐妹的宝宝当干妈...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忘记那个人的话,我会怎么生活呢?她们肯定成家立业,做贤妻良母,很难再陪我整夜 k歌月下饮酒了,我会比现在更孤独吧。

远方城市里的伤心人,你还好吗

  我一直在想,我们爱一个人能爱多久。除去襁褓婴儿,年幼无知,青涩懵懂,再除去老态龙钟,垂死挣扎,再除去深夜熟睡,吃喝拉撒,工作学习,还有多久去爱一个人?如果真的爱至深,不该是争分夺秒的求一个长相厮守吗?或许是不是爱情本身就是生活的附属品和调味剂,廉价到可有可无,不然怎么轰轰烈烈的动了情,海誓山盟了永生永世,都抵不过此生掐指可算的时间。

  那个姑娘说,算了,不爱了,反正再爱也会不爱的。也是伤透了心的人才会如此假装冷漠潇洒吧,大概每一只单身狗,也不过只是一只哭到打嗝的爱情狗而已了。

  我这么矫情,让大西北的狂风知道,肯定会骂我丢人的吧。西北的狂风呼啸,寒冷刺骨,以前总会想着南方是什么样子。有很多人他们讲过故事给我,有人说伤心了就去昆明,那里四季如春,微风细雨,风景如画最好疗伤。我问那个姑娘,昆明是不是有很多伤心的人?那个姑娘说,哪个城市还没个伤心的人呢?我想也是啊,你看夜店里流连忘返的那一个个醉鬼,谁知道他过去爱过什么人,放弃过谁的一生呢?看那挺着啤酒肚的男人,他曾经也是个阳光干净的少年啊,还有满脸皱纹的女人,时光倒回几年她也是满脸羞涩。所以岁月啊,时间啊,这些真是无情,我们得和多少人在这岁月里走散才能跌跌撞撞的成长,浪过几张床才把戒指义无反顾的交换。

  我们的一生里,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让我们深爱过,当初的勇气和坚定哪怕赔上性命都在所不惜,可是后来,世事变迁,人心蛊惑,岁月荒唐,一场走散让我们迷失方向,打碎坚强。在不知道如何孤身一人好好生活的时候,我们总会有想把自己藏起来的冲动,藏起来了自己就可以假装过往不在,可是有句话不是说嘛,躲得过对酒当歌的夜,躲不过四下无人的街,爱情这种事情,最后苦或者甜不都是自己的?谁都想扔掉过去,去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可是,哪个城市里不住几个伤心的人。我告诉她,银川有一条路,叫贺兰山路,那条路上的灯全都是月亮的形状,明晃晃的直通贺兰山,晚上沿着那条路走,就能月上贺兰。

远方城市里的伤心人,你还好吗

  贺兰山真大呀,在市区里就可以望得到。我伤心的时候就会站在艾依河的边上,望一望贺兰山。我看见它和蓝天白云为伴,和皑皑白雪相融,经受着风吹雨打,静默的看着这世间的爱恨情仇,听着狂风席卷悲伤,然后千年万年的屹立在那里,带着历史的痕迹,宏伟又婀娜的立在那里。

  我不是琼瑶女生,可是我好想下辈子做一阵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再也不留恋任何人,不拖旧爱不遇新人,无牵无挂潇洒自在,我要去很多的城市,看看那些城市里的伤心人,在他们快要忍不住眼泪时我就吹过去,让他们可以说一句风吹沙迷了眼保住尊严,等到无人问津,在他们周围绕啊绕,就好象有人给他们拥抱,让他们不要再孤单了。

  远方城市里陌生的伤心人啊,你还好吗?霓灯初上车水马龙,你是不是又想起谁了,是不是又哭出来了?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