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治愈系 > 阅读 >

但愿有一天,你能随心所欲支配自己的时间

2015-12-17 16:07 小安 @ 阅读 42345 views次浏览

  在大城市约见,似乎总是要选到饭点,大部分人都只有这时候的时间才属于自己,并且除了在饭席间聊天我们似乎没有其他更好的选项。所以,我们原本的打算是去三里屯的新元素吃饭。但见面后,他问我“饿吗”,我回答不是很饿,于是他跟我提议干脆找个地方喝两杯。

  我们选的酒吧在很不起眼的小地方,名字叫一藏,似乎知道的人也不多。这家酒吧的老板是日本人,但是中文讲得还可以。酒吧其实很小,只有两三个包间,我们最终选择坐在了吧台。Eric最近打算辞职,我们这次聊天的话题也就围绕着这件事展开。坦白讲,Eric的工作会令不少同行羡慕,在一家4A,手上的客户是知名的航空公司,并且职位也还不错。从表面来看,一切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他对我说:“太累了,我根本没有自己的时间,常常需要加班到十点十二点,下班后就直接回家哪儿也不去,有时候想想,这么活着挺没劲的,都没有一丁点的时间是留给自己的。”

但愿有一天,你能随心所欲支配自己的时间

  他跟我说,自己不仅要辞职,而且打算转行。在这一行呆了五年后,终究还是觉得自己并不喜欢这一行的工作模式。有时候,工作与爱情出奇相似,比如现实中的爱情根本不像电视剧里渲染得那么浪漫和煽情,现实中的工作也根本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光鲜且富有创造力。即便是很多标榜着“创意”、“创新”的工作,也在试图将人变成流水线一样的机器。“创意”在这里不是巧夺天工或神来之笔,只是一个流水线产品里固有的量产添加剂。这样的工作确实令人沮丧,但大部分人并不会像Eric一样决绝;他们忍了下来,继续为这种工作出卖自己的时间。

  我曾经说,“工作”其实不是人的“自我实现”本身,“工作”只是便于“自我实现”的前提或物质保障而已,但很多人都没有看到这一点。事实上,如果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工作其实就是贩卖自己的时间,将自己可支配的时间卖掉,换取物质回报和潜在利益;从这一点来讲,工作真的没有什么伟大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我认为即便是职场新人也应该得到更高物质回报的原因,因为新人们所贩卖的恰恰是人一辈子生命中最黄金最宝贵的大好青春。而我们本身也应该明白,如果你随随便便接了一份糟糕收入或回报的工作,本质上是对自己的时间和价值的践踏。这一点上,高收入者的自尊心和优越感便显得无可厚非。

但愿有一天,你能随心所欲支配自己的时间

  到达这个高度的Eric选择辞职,对很多人而言会觉得有一点可惜;但人并不能在高度的层面上去量化我们的时间,简单来说,不管是一小时八块钱,还是一小时八千块,本质上这都是在贩卖自己可支配的时间。当我们工作了一段时间后,当我们有足够的能力后,我们当然可以选择买回自己的时间,重新支配自己的人生——这大概就是Eric在做的事,这么一想就会觉得没什么好遗憾的。我是相信,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天赋的。只不过在成长的过程中,当我们开始学习和承担外界所要求的“成功”时,很多人还未来得及发现自己的天赋就已经将其舍弃。很多人之所以不放弃“工作”,大概也是因为除了工作,他们也不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自我实现。

  工作,其实是牺牲或商业化自己的天赋去学会的一项谋生技能,它不是与生俱来的,因此也不具备不可替代性。我今天看到一条微博,是这么写的:“假如你病倒了或者猝死了,你服务的单位会第一时间找到人替代你,一切如常运作,你没想象得那么重要;而你的家人、爱人的天都会塌下来。所以再别秉持神马家人生病不回家、父母死了不奔丧、老婆分娩不去陪而“坚守岗位”的变态价值观了。适度工作,多陪家人,爱惜自己!”对每个人来说,成为千篇一律的白领,还是追随天赋成就独一无二的人生,这都是一个艰难的选择。我衷心祝福辞职后的Eric,能够更加明白自己想做的事,随心所欲支配自己的时间,成为一个不可“被替代”的人。

但愿有一天,你能随心所欲支配自己的时间

  我的第一本书熬了八个多月,终于要在6月2日发行。有一些老同学在微博看到书的消息,重新跟我取得了联系。但被问得最多的问题大概就是“写书能赚多少钱?以后就写书了不上班了吗?”坦白讲,我还真没算过我第一本书能拿多少钱,大概是因为我并没有把它当成要有高额物质回报才做的一件事。我的书,大概是一辈子都不可能卖得过郭敬明的《小时代》;也有可能根本就没有几个人会留意。但对我来说,这些都已经是次要的了,重要的是:在写这本书的每一个晚上,乃至我与文字面对时的每一个瞬间,我都能清楚感觉到自己正在掌控自己的时间,正在用可支配的时间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单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令我庆幸和快乐。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