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治愈系 > 心语 >

晚安心语:不辜负过去的单纯也不辜负现在的自己

2016-01-14 16:26 小安 @ 心语 42345 views次浏览

  有个大学时的同学W在微信上找我,说我们同班的另一个同学X从西宁到西安了,找她见面聚一聚,可是她不想去,问我怎么办。

  W是我在大学时期很羡慕的那种女孩子,说实话到现在都觉得做她那样的女孩子也是很不错的。在任何场合,W的言谈举止都很得体,没有过分的疯狂过,也没有过于沉默过,好像不出任何风头,但是总是有着强烈的存在感。她是在我们通宵唱歌之后从KTV出来,其他同学已经蓬头垢面的不像样的时候,她还能好好的整整衣服,并且将额头前的小碎发理顺,拿出眉笔细细二队将眉毛也修理漂亮的女孩子。像我这样大大咧咧的女生,有时候远远看她都会被她的很多举止惊艳到,所以更别说是男生。W从来不缺追求者,但是不像一般的漂亮女生那样骄纵和狂傲,所以她一边拥有着男生的倾慕与追逐,一边和女生保持着良好的友谊,和不管是谁关系都很好,从来没有见过和谁红过脸,有着我见过的最好的人缘。

  说了这么多,你们大概知道我为什么羡慕她吧。我是那种极度没有耐心的人,生活也很粗糙,我从大学的时候开始羡慕她并且像她学习,虽然大学几年再到社会几年,和起初的毛头丫头有了些区别,但是比起W来说,我还差的十万八千里。

  前段时间,W建立了一个微信群,这个微信群在W的领导下热闹了整整一个月,而W在群里突然话语变少是因为一件事情。

  大学毕业后班里出现了一对让全班都在空间里点了赞的情侣就是J和H。

晚安心语:不辜负过去的单纯也不辜负现在的自己

  J是比较早熟的女生,在我们刚进入大一的时候,她已经学会了穿丝袜和短裙,大学期间J倒追H。H瘦瘦的,带个眼睛,看起来比较沉默又文质彬彬,略显文艺,而很遗憾的是,H喜欢文章开头的W。这段三角恋在大二进入高潮,W空间的留言板被H霸占,在那个刷空间留言板的年代,我们被这庞大的气势镇住了,谁都不敢去W的留言板破坏H的队形。这轰轰烈烈的追逐战伴随着最后一年的实习、找工作渐渐落下帷幕,就在我们以为大学彻底结束、大家天南海北永不相见的时候,J和H在一起了,甚至H先在网上秀出了恩爱,“人世间最幸福的就是,有一个人默默爱了你很久,而你也爱上了她”,配合着J在评论里一个娇羞的微笑,大家伙都重新相信了爱情。

  那J和H怎么分手的,这个要回到W建立的微信群里了。

  W的微信群建立起来的最初几天,同学们表现出一腔热血,人人都是一副恨不得天南地北涌出来大家对酒当歌的情景,各个都在回忆当年青涩时光。H表现出了高冷幽默男青年的特征,和群里的姑娘们追忆起了当年的点滴美好,而W做为群里的领军人物,自然和H正面交锋,有没有撞出火花来我不晓得,因为我对群设置了免提醒功能,偶尔去瞄一眼,具体的情况不太清楚,可是J就除了问题,J退群了!

  W找我说J 的时候,我还楞是佩服这三个人的毅力,从大学纠缠到现在,还没分清谁爱谁吗。W说J因为H 和她多说了几句话,现在闹分手,并且在朋友圈和空间都发了一些看起来闹别扭的言论,W觉得不开心。我安慰W说,这个事情J多想我也能理解,毕竟女生都患得患失,我建议W能将自己有男票的事情说一说,这样J起码可以少一些担忧。

  没过几天,J又被拉进了群里,又是一片祥和,看起来J和W较多沟通,冰释前嫌世界和平,我感叹大家都长大了成熟了能理智的解决问题了,可是这个感叹还没有结束的时候,W在微信上跟我说,J怎么又进来了,她不是出去了么,出去了怎么还回来装的和没事人一样。。。

  哦,原来是这样,我们并没有谁长大或者成熟,只是学会了逢场假戏扮真戏而已。

晚安心语:不辜负过去的单纯也不辜负现在的自己

  从那时起群里渐渐安静了下来,W不再对每一个群里发言的人再接话,也不提聚会的事情,关于往事的回忆好像也都讲完。我想这个回忆录终于结束了,我终于可以不用推出群聊让大家难堪又可以不浪费流量了。

  J和H过了半个月后还是以分手为结局,但是群里偶尔J说话,也能见到W回复,客客气气,好像大家本就是共同进退的好同学、好朋友。

  X到西安,找W出来吃饭坐坐。W在跟我抱怨不想去的时候,我问,你不是一直很希望和同学见面吗?这好不容易人都穿过了这么远来见你了,你为什么不想去了?W说见了面有什么可说的啊,都没话说,干嘛去啊。我说那我不懂你,我以为你说想聚会想见面是真的想。

  我开始庆幸于自己一直在群里的冷淡,

  我脑子不好人很笨,感情经营不了太多份,我有想要交一辈子的朋友,所以不管在世界哪个角落我都会记得他们,难过的时候就算是用钱买流量也要开通视频看看他们。

晚安心语:不辜负过去的单纯也不辜负现在的自己

  但是我无法再去分开时间和精力再经营人脉,如同小学毕业后没有参加过小学聚会,高中毕业后没有参加过高中聚会,大学同样。

  人生要走太多路,分开了就各自走好各自的路,很久之后见了面,大家问声好,何必强求着联络,不能和旧时一样两小无猜也无法在如今不闻不问,尴尬了彼此难为了过去。有缘便相聚,无缘各自奔前程,既不辜负过去的单纯也不辜负现在的自己,轻松一点不好吗?

  我突然觉得害怕,对周围很陌生。

晚安心语:不辜负过去的单纯也不辜负现在的自己

  我历经的二十三年,到底有多少看到的听到的是真的,又有多少是假的。

  我曾经对多少人坦诚相对,又有多少人对我逢场假戏扮真戏。

  是不是或许那些满腔的关怀和热忱,

  也只是在灯火阑珊的夜晚,就着路边摊飘散的孜然和酒精,

  心怀鬼胎的表演一场看似坦诚相待的戏码。

  谁都不假,但也没有谁真诚过。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