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治愈系 > 心语 >

晚安心语:我累了,你睡吧

2016-01-13 15:17 小安 @ 心语 42345 views次浏览

  1.

  1995年何磊大学在读二年级,大巴再换到火车,一路劳顿辗转17个多小时回到学校疲惫不堪,宿舍里面的其他室友不知道去了哪里,只剩他一个人躺在床上身体被抽干力气似的听着外面的雷雨阵阵,脑海中萦绕着的全是女朋友孔雯雯前一天和他分别时候的面庞,从小的梦想就是翻越家乡前面的那座大山,如今对那山前村落,从小长大的地方却是千般不舍,万般留恋。

  忽然听见宿管阿姨高分辨的嗓门划过走廊踢破寝室木门:“何磊,电话,有人找。”

  整个寝室只有一部电话在一楼门内,阿姨负责打扫卫生,下达通知,检查安全,顺便再职上个电话转接员的工作,1-3楼的接线通知都靠一副好嗓子,传遍全宿舍,何磊就住1楼,闻讯,紧忙穿着拖鞋冲到电话前面,拿起话筒:“喂,是雯雯吗?”

  “是我,嗯...你吃碗饭了吗。”孔雯雯低声答道。

  何磊一路难过,暑假这一个多月总觉得孔雯雯有事情瞒着自己,感觉怪怪的,在村口车站拉着自己的手几度欲言又止,大概是舍不得自己,越这么想越加的内疚,越内疚也就没有心思吃饭,还在车上外面就开始大雨磅礡,到这会儿也没有停,自己一头闷在寝室,满脑子都是孔雯雯根本没心思吃饭。

  “吃过了,雯雯你吃了吗?”距离容易让爱的人担心,时间可以教会所有人说谎,何磊怕孔雯雯担心,安慰着说。

  “哦,我还没吃。”

  “怎么还没有吃饭呢。”何磊看着门外的暴雨,满心惦记,恨不得生出翅膀飞回家乡。

  “没事,何磊,我们分开吧。”孔雯雯说。

  何磊没太听懂,还没追问,外面一声闪电响彻天际,心头一颤,话筒那边传来的是嘟嘟的忙音,何磊着急的赶紧回拨,打了十几遍依然是忙音,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开始觉得怕,满头大汗的时候听宿管阿姨喊着:“好像是闪电把电话线劈坏了呐!”

  这样不知道算不算天意,闪电像是一颗无情的银河,不让有误会的人继续追问,何磊行尸走肉一样往回寝室的路上,在心里一边麻木,一边嘲笑自己现在面对几十步的距离像是万水千山,双腿无力,真和回到孔雯雯身边一样,比登天还难,他听见身边路过的一个同学说:“何磊,你怎么哭了。”

  何磊笑摇摇头,没有理会,此刻,如果没人告诉他,他还真的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哭了。

  回到寝室床上天旋地转,拼命对自己说,睡吧,睡一觉就好了,雨也会停下,天也会亮了,先就当作雯雯没有说什么吧。

晚安心语:我累了,你睡吧

  2.

  “何磊,你相信爱情吗?”

  “当然信啦。”

  “那你相信罪有应得吗?”

  “雯雯,你是不是有事情要对我说?”

  “没什么,快上车吧,记得到学校也别忘了我。”

  何磊坐在最颠簸的后排大巴上心里也一直在回答:“傻瓜,我怎么会忘了你呢。”

  那时候周围寂静只剩车声,在心里品读孔雯雯这句话的时候感慨颇多,一遍又一遍不会忘,一遍又一遍忘不掉,他想不明白,既然告诉自己别把你忘掉,那为什么还要在电话里和自己说分开。

  一个星期,孔雯雯还是没有联系自己,打了几次电话给她家里都没有人接听,现在的自己坐在寝室身边都是同学的嬉笑,脑子里变一变的都是最后在车站分别时候的对话,可如今却什么也回答不上来,搞不清楚所以然,几乎一片空白,只剩孔雯雯一遍一遍的说:“没什么,快上车吧,记得到学校也别忘了我。”

  正难过着,同学拍他肩膀递过来一张报纸问:“何磊这几天你是怎么了,看这个,是不是你家那里的事儿啊。”

  何磊回过神来,头版头条赫然写着,<花季少女因嫉妒杀死矿长女儿,犯罪嫌疑人孔某某已被依法逮捕>,再往下看详细报道,案发地正是自己长大的那个村子,案发时间就是他妈一周以前的那个雨夜啊。

  何磊扔下报纸连鞋都没有穿好,赤裸着上身飞奔着冲出了寝室,孔某某,孔某某,整个村子百户人家只有孔雯雯一家姓孔啊,来到传达室前的电话前面,正有一个男生在讲电话,何磊一把推开他红着眼睛说:“你让开。”接着不顾对方表情快速拨通自己家里的电话,他还是都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又哭了。

  “喂,谁呀”电话那头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妈,雯雯是不是出事了。”何磊听出是母亲,着急的问。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何磊急的大声追问:“妈,你说话啊。”

  “磊磊,你听妈和你说,妈也是怕你着急才没告诉你,警察带走了雯雯,说她在后山杀了姚矿长的女儿,而且还焚尸烧的不成样子。”

  何磊听着他母亲一句一句的描述案发经过和村里的消息,瞠目结舌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呆呆的站在那,任由电话在耳边。

  “磊磊,你没事吧,磊磊?”

  “磊磊,你说话啊,你可别让妈跟你着急呀。”

  何磊挂了电话,天旋地转,从开学的这一周起,他每次都忧心忡忡走到电话前,又行尸走肉的走回寝室,这一次也不例外。

晚安心语:我累了,你睡吧

  3.

  “呵,我去他妈的姚矿长。”何磊蹲在一块大石头上面,旁边长满了杂草,和他脸上的胡茬子一样没人修理,他面无表情的骂道,狠狠的在地上按灭了刚刚抽完的烟尾,从学校私自跑回家算上路程耽搁已经又过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一个星期足够让一个文质彬彬的大学生学会脏话和吸烟的了。

  “何磊啊,我劝你还是再等等消息吧,姚矿长家那么有钱和乡长镇长都有关系,就算有证据你又能怎么样,更何况现在什么也没有。”

  “等?我等什么,等着眼睁睁的看着雯雯受着冤枉?军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能这么帮我,已经够了,就别再劝我了。”

  “至少先等过段时间案子查清了,出审判结果在说吧。”

  何磊听了发小王军的话,现在确实什么也做不了,在他家住了一个星期偷偷摸摸的门都不敢出,只能眼睁睁的坐着,抽烟,一根接一根的抽烟,与其这样,不如先回学校等一等法院和警方的处理结果,祈祷可以出现什么缓和余地,至于姚矿长的账,迟早都要算,只是早一天还是晚一天的区别。

  又是一路颠簸的大巴,又是辗转换乘火车,一路回想王军这几天对他说出的所谓的真相,王军和自己是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高中毕业之后成绩不好就一直在姚矿长的矿上工作,年纪小常受欺负,但是安安分分的倒也踏实没什么怨言。

  “何磊,我跟你说个事情你会相信我吗。”

  “你说军子,从小到大我会不信你吗。”

  “三个多月以前我在矿上到很晚,就住在了矿地上想对付一晚,后半夜去找地方尿尿路过矿长的简易房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声音,我觉得像是雯雯的声音,我就想听一下,刚站住脚,矿长伸出来个脑袋问我干什么,让我滚回去睡觉。”

  “我也只是觉得像是雯雯的声音,好像再说什么再这样就喊人过来了之类的话。”王军看着脸色铁青的何磊又继续说道。

  “我操姚百顺他全家!”何磊沉默之后突然边大声骂着边冲进厨房抄起菜刀就往门外去,王军吓的连拉带拽把他从院子拽进屋里。

  “这是他妈的强奸!是畜生!我要杀了他。”何磊红着眼睛挣扎着骂着。

晚安心语:我累了,你睡吧

  4.

  何磊回到学校,整个人陷入沉默,沉默不到半天的时间,学校广播宣布了给何磊记大过处分的决定。

  “私自离校旷课七天,要不是念在以往成绩表现都很不错,这都够开除学籍的了,那样你一辈子都毁了。”何磊的导员说道。

  “我知道了,老师。”何磊说出了回到学校以后首次开口的六个字,声音很低。导员老师看他这副样子摆了摆手,让他回了寝室。

  之后的一个月里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不约而同的都在背后议论说何磊完了,曾经的优等生,运动健将,老师眼中的前途不可限量变成了现在的只会在寝室睡觉,每门课都旷课不上,室友问:“何磊你到底怎么了,有没有大家可以帮忙的。”

  何磊笑了笑,笑的很苦涩,摇摇头刚欲回答,宿管阿姨的声音又再次划过走了,踢破寝室木门:“何磊,电话,有人找。”何磊马上又冲了出去到了电话前,拿起话筒,这是回学校之后的第一个电话,他期待,又害怕。

  “喂。”何磊声音颤巍巍的说。

  “何磊,判了。”电话里传来的是王军的声音,简单四个字,何磊心里一紧,压抑的喘不上来气,没有答话。

  “雯雯死刑。”王军继续说道,说完就哭了。。

  何磊挂了电话,第一件事,回老家。

  在姚百顺的矿地上何磊被十几个膀大腰圆矿工连踢带打,手肘骨折,第二天缠着绷带坐在自家的床上和这些日子平时一样一言不发,何磊母亲进屋,手里拿着一沓厚厚的人民币,说:“刚才矿上派人来说这几天闹贼偷,昨天误会打错了人,姚百顺说希望私聊给了五万块钱表示歉意。”

  他妈的,既然只是打错了人用给五万这么多吗,心虚买安心吗?何磊心里这么想,嘴上只淡淡的说:“退回去。”

  “人家给送了这么多赔偿你还要怎么样,只是打了你几下你还要去法院告人家吗。雯雯的事,妈心里也不好受,可是法院都已经判了,她也已经承认了,下手那么狠,谁也没办法,姚矿长也是受害人家属。”

  “是,受害人家属,呵,受害人家属..妈的,受害人家属...”何磊被气笑了,语气冰冷冷的说过之后就一头扎到被子里再不多说话。

  他真希望世界就此安静,时间就此停止,孔雯雯曾经在月色笼罩的草地上他说过,只要他们在一起,时间就是永远。可现在何磊只知道,留给他们永远的时间肯能不多了。

  5.

  回老家的第五天,孔雯雯执行死刑前的第三天,好朋友王军失踪的第五天。

  从那个电话之后,何磊再也没见过王军。

晚安心语:我累了,你睡吧

  6.

  没人知道孔雯雯到底为什么杀人,没有人知道王军去了哪里,没人知道何磊此时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绑着绷带的作弊还是会很痛,隐隐的似乎在提醒自己别忘记,心里的痛灼热的煎熬,烦躁,何磊享受着身体上的疼痛但却觉得太轻佻,想试着忘记心里的煎熬,却如何都忘也忘不掉。

  “磊磊,吃饭了。”一大早何磊的母亲在客厅边擦桌子边喊道。喊了几声,没人答应,急忙进屋一看,脑子嗡的一声,何磊早已经不见踪影,心想,坏了,今天是孔雯雯执行死刑的日子,想到这,何磊母亲紧忙跑出屋子,着急的寻找。

  何磊的衣襟上还沾着血迹,身体硬梆梆的从姚百顺家里走出来,一个胳膊上还挂着白色绷带,直直的下垂着似乎是断了,另一只手里拿着一根点燃了的香烟,旁若无人的走出姚百顺家的大院,大概是认为这才叫罪有应得,没有任何避讳,任由身边的狗一直冲他吼叫,身后的屋子里躺着两具尸体,姚百顺和他的妻子,每人身中三十多刀,姚百顺庞大的身躯看起来比何磊高大太多,谁也不知道也想不通他是如何用一只手就杀掉姚百顺和他妻子的。

  他一步一步像是有老天爷牵引似的赶到了孔雯雯的枪决地点,躲在草丛里,眼睛四处张望着,静静等待着自己和爱人的最后一次约会。

  当初他喜欢孔雯雯的理由之一就是,从小到大他们无论约好去哪,雯雯从不迟到,这次也是一样,好气派,还是有车带来的,何磊躲在草丛里脸上露出了微笑,这是开学以来到现在的第一次笑,也是本该属于这个二十二岁青年该有的笑容。

  真枪实弹的警察压着孔雯雯,枪口对准了她的时候,何磊忽然从草丛里站起来朝孔雯雯招手,就像平时约会他故意藏起来那样:“雯雯,我在这儿。”

  孔雯雯哭了,何磊也哭了,何磊大喊:“雯雯,别怕,我来救你,我把他们都杀了。”

  孔雯雯也对何磊喊着:“何磊,罪有应得,我你忘了我吧。”

  何磊狂笑大喊:“我把他们杀了,都他吗的杀了,谁也欺负不了你了,雯雯。”边笑变喊边冲着孔雯雯的方向冲过来,嘭的一声枪响,孔雯雯双目紧闭,以为自己死了,结果她看见,倒在地上的是何磊,腿部中弹,几名警察已经冲上去把他拷了起来。

  “雯雯,我累了,雯雯,我累了”何磊边被抬上警车边大喊,眼泪留的衣领全湿和身上的血迹混在一起。

  嘭,又一声枪响,再次划破整个天际,踢破整片田野,挣扎着哭着的何磊浑身一正,继续泪流满面,低声继续道:“我累了,你睡吧。”

  “你为什么要杀姚百顺一家。”警察审问,何磊沉默。

  “你是怎能么杀的他们一家。”何磊仍旧沉默。

  “那你自己有什么要交代的。”警察继续审问。

  “我累了,你睡吧”何磊说完,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半个月后公安医院鉴定,何磊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法院判决,杀人罪不予追究,强制性就医治疗。

  王军仍下落不明。。。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