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治愈系 > 心语 >

早安心语:不将就也不回头

2016-01-12 13:26 小安 @ 心语 42345 views次浏览

  潇磊来找我的那天,我失眠又有喝酒,连着四五天没有睡一个好觉,正准备早点睡呢,潇磊打电话说,我在你家小区门口。我看了看时间,十点零四分,穿了衣服,跑下去,晚上的寒风吹的打了个冷颤。

  潇磊和我认识他的时候不一样了,我认识他有四年多了,他在酒吧里喝的东倒西歪,被人一幢,一倒头扎在我位置的沙发缝里,我扶他起来,他不说谢字儿,盯着我半天,说看你面相也特么是个只认钱的主儿。身边的朋友也都喝的多了,一时间拔刀相向,我按奈住朋友,扶着他坐下,我问他,你的姑娘被钱骗走了?他瞪我半天,拿起酒瓶一饮而尽,然后扑通倒在桌上。

  那天我们给他付了酒钱,打那会一来二去的就认识了。那个时候的他是个不怎么刮胡子,牛仔裤穿一两个月都不洗也不换的人,从来不穿衬衣,圆领的长T穿的毛毛躁躁,身上一股酒味。那天见他,他穿着黑色的风衣,头发剪的整齐又好看,露出光亮的额头,整个人倍儿精神,身后是他梦寐以求的一辆牧马人。

  开车到艾依河边上,路面很重的霜,一路走,也一路没话,他从后备箱拿了个塑料袋,里面装了几罐啤酒,风吹着塑料袋摩擦的声音饶了很久,他把塑料袋放在河边的护栏上,从兜里掏出烟,背着风佝偻着身子点燃,把身上的风衣裹的紧了一些。他吐了口烟,说,你的事儿我知道了一些,最近过的还好吧。我点点头,说还凑合。他笑了笑,找男朋友了没?我摇了摇头,风把头发吹的到处飘,他问,还不找,还等人?我走过去从他兜里掏出烟给自己点了一根,说,你看银川多少好儿郎,现在的感觉特别像站在高处看着这后宫,单身多好,可以到处勾搭,可以到处留情,想翻谁牌子,就翻谁牌子。潇磊听完大笑,笑到飙泪,然后看着我,帮我顺了顺头发,说,别嘴犟,别故意诋毁自已,别委屈自己,慢慢就好了。

  我沉默了半天,一根烟都抽没了,风很大,吹的脸疼。我问他,今儿来找我,肯定不是为了来炫耀你的牧马人,也不是来对我爱心慰问,来吧说说正事儿。潇磊瞪了我一眼不说话,远处小区的灯光五彩斑斓,我看到他的耳朵被冻红了,脸也有点发白,他紧了紧风衣,头往围巾里埋了埋,在原地来来去去走了好几圈,脚下的霜被他磨成了冰溜,然后他抬起头说,昨儿去看过小白,她结婚了,孩子都一岁半了,丫还是漂亮!

早安心语:不将就也不回头

  潇磊分手后的酒局大多和我一起,一个大男人为情所困,本来就是个穷小子,一蹶不振之后更加穷困潦倒,胡子拉碴的我总嫌弃他。他给我说他和小白的爱情。 我认识潇磊的那天晚上,小白和潇磊结束了六年的恋爱,那天晚上,潇磊二十四岁生日,小白与他同岁,小她两个月。他们是高中同学,大学时相恋,熬过了三年半的异地恋,为我国的铁路事业和通讯事业做出了极大的贡献,一沓火车票和巨额的电话缴费单就是证据,认识他后一起喝酒,他翻出来那一堆的票据,满口酒气满脸眼泪的说,你看,这是我整个青春,我曾经只想娶她为妻,想在婚礼上拿这些来做背景墙,可是我现在拿着这些玩意儿,烧成灰都不够祭奠。

  最初时他说起小白,总骂小白是个拜金女,他口中的小白为了钱,结束了与他六年的感情,而且他曾一度一棒子打死所有的女人,他说现在的女人都无情无义,只看重钱财,对小白的谩骂也是一点都不顾口德,我看着他要死不活又穷困潦倒的可怜样子,心里在他脸上扇了好多个巴掌。我也慢慢的知道他和小白分手的原因。

  大学小白和潇磊恋爱,他们曾经轰动了高中的朋友圈,潇磊和小白每次相聚都会在当年的人人网上秀恩爱,评论里全都是高中同学的祝福声。大三临近毕业,潇磊放弃了校签的机会,背着包来到小白的城市,他们终于结束了三年多的异地恋,那个时候,小白签好了工作,小白的大学没有潇磊的好,在一家小公司做个小文员,工资不高,却也稳定。他们那时候没有钱,去吃个麦当劳都不敢随便点,当然如今这个牧马人,潇磊也只能把这样关于男生的喜欢放于网上的照片、杂志的剪贴画里。

  潇磊和小白曾经站在高大华丽的写字楼下,潇磊说,我也得找那种可以在这样的环境里办公的工作。潇磊大学是个一本,按说找工作也不难,可是刚毕业的少年出来社会闯荡,总是不愿意安稳在两三千的工作,高不成低不就,眼看着曾经同班同学校签进入大企业,顺风顺水,一个个的直线上升,小白也在公司里越来越起劲儿。可是潇磊依旧是原地不动,他找过工作,总是三天两头的换,这样迷迷糊糊的一年下来,全世界都赶超了潇磊,他被自尊心绑架,开始和所有人隔绝,经常对着小白发脾气。就在这个时候,潇磊发现小白通话记录里张贤的电话。 张贤是潇磊与小白高中时的同学,家境富有,长相上乘,在学校那么多女生里,一眼看中了小白,苦追小白多年无果。张贤与小白都是潇磊嘴中的狗男女,他说他想不到他们曾经背着他做过什么让他恶心的事情,他说小白人赃俱获还不知悔改,总之张贤和小白差劲急了。

  后来渐渐的,他开始给我讲他和小白恋爱时候的事情,他说他曾经也是个很干净的少年,和小白在一起的时候,小白老是催他换洗衣服整理房间,后来住在一起,小白为他洗衣做饭。那个时候他已经不会提起小白就开始哭了,只是眼睛里冒着泪花,嘴角还能有些笑,他说小白以前很爱他,他去小白的学校看小白,每次分开时,小白都哭很久,在站台那里一直看着他离开,哭的他心都碎了。他说小白漂亮,说每次小白走在他跟前,他都偷偷看小白,看小白的小表情,有开心的,有生气的,噘嘴还是大笑都漂亮,他就觉得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姑娘,这姑娘还成了我的姑娘。

  潇磊在我身边怀念小白,怀念了整整半年,他最开始怒骂,然后痛哭,最后念叨他的好。我问他,听你说起小白的点点滴滴,小白应该是很爱你,她应该不是什么拜金的姑娘,她那么漂亮,拜金的话早都不跟你了啊,潇磊听完气急败坏的说,小白就是个演员,一直在假装自己很爱他,她只是爱她自己,还爱钱,不然怎么可能抛下我跟了别人!他随身不多的钱在这半年的酒里所剩无几,穷困潦倒,我多少次劝他,他也摆出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说钱有什么用,你们都张口闭口都是钱,钱有那么好?他甚至骂过我,说你就和小白一个德行,眼里都是钱!

  后来有一天,潇磊消失了。消失的前一天,我们两人的酒局上来了一个潇磊的高中同学,潇磊如同祥林嫂一般的,又开始控诉起小白的恶行,潇磊的高中同学闭口不言,边喝酒边听他说,听完了之后,转身对潇磊说,你看到的通话记录,是我们大伙准备同学聚会联系你们给你们打的,联系不到你,只能联系到小白,张贤就打给了小白。潇磊愣了半天,拿起手机想要给小白打电话,潇磊的同学按住潇磊的手,说,别打了,上个礼拜张贤和小白宣布恋爱了你不知道吗?潇磊又愣了半天,狠狠的摔了手机,手机在墙角里碎成好几块,潇磊恶狠狠的说,他妈的还是他俩在一起了啊,他妈的都不知道啥时候勾搭在一起的呢。潇磊的同学猛的拍了一下桌子,说,你丫看看你那草行,还像个男人吗?联系同学聚会那会张贤连个小白的电话都没有,还是别人给的电话,大家开玩笑让张贤打的,小白说潇磊状态不太好,还给回绝了。你们分开这半年时间了,分开之前小白的妈妈生病了,做手术要花一大笔钱,小白到处借钱还害怕你知道给你压力,你丫一个大男人,还得小白好吃好喝伺候着。这半年时间张贤鞍前马后的伺候小白她妈妈,钱都是人家张贤出的,可是你特么干了些啥?

  潇磊被他同学说的脸上泛青,瞪着眼睛半天,说那特么的也不和我说,我特么哪里知道她妈妈生病了!她跟我说了我想办法。潇磊的同学斥笑了一声,说潇磊说句难听话,你看看你自己现在,你连自己都养活不住了,你能想什么办法?那几十万是你想办法就能想出来的?你以为生活是做高数呢?动动脑子就有解了?潇磊咬着牙说那特么还是为了钱!潇磊的同学举起巴掌看着潇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脸,半天还是没下手,拿起衣服转身走了,剩下我和潇磊两个人。

  那天和现在一样,都是冬天,酒吧三点打烊,我看着潇磊一言不发的喝酒喝到三点,出门的时候他走不动,我去扶他,他摆摆手,马路上挡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那天之后,我没有再见过潇磊,三年多的时间里他打过几次电话,他找了工作,做了半年,联系了大学的同学创业,开了网络公司,起初的一两年看他整夜加班,创业时给我打过电话,我曾劝他小心英年早逝。再后来,他就开着那辆他喜欢的牧马人,在银川深夜十点多出现在我面前。

  小白和张贤结婚了。潇磊说这话的时候我冻得瑟瑟发抖,两人喝了六罐啤酒,一口一口的下去,真是透心凉。我问他,你还恨他们吗?潇磊听后笑了出来,点起烟,说,我恨人家做什么,当年是我自己不争气,是我不能给我的姑娘遮风挡雨,是我懦弱无能,我怎么能恨人家呢?也要谢谢张贤,能在小白无助的时候帮她,还能给她一个家。

早安心语:不将就也不回头

  潇磊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风吹的他满眼泪花,他说,小白还和以前一样漂亮。我最初也想过,说不准张贤富家子弟,娶了小白可能对小白不好,可能在外花天酒地,可是今天见了他们,张贤很爱小白,我从张贤看小白的眼神就知道。以前觉得小白为了钱和张贤好,幻想和小说里一样,把自己幻想成悲情的英雄,可是现在看来,他们挺好的,张贤并不是有钱的衣冠禽兽,小白也不是势力的拜金女,只是命运转来转去,他们在该在一起的时候在一起了,都是命定了的。

  我看着潇磊,我说你终于长大了,也终于放下了。潇磊笑了笑,说那是因为我过的好了,确实也是因为看开了。以前的时候总是不承认自己的缺点,不承认自己无能,在一段时间里,自己骗自己,觉得世人都不及我好,他们都没有发掘我才能的眼光,觉得他们都俗,而小白与张贤的联系只是给我虚构出来的自尊一个响亮的耳光而已。其实我只是给自己一个堕落的借口,只是给自己好吃懒做高不成低不就的现状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当我被人拆穿后,我想,要么我死,要么就要好好活。

  我对于潇磊的改变有些措不及防,他曾经是那么偏执的人,他曾经极端又冲动的对任何人都恶言相向,可是现在的他穿戴整齐,事业成功,我在他旁边,他也学会了给女士开车门,和我认识的他完全不一样了。我说,小白要是看到现在的你,肯定也很欣慰。潇磊摇摇头,带着苦笑,他说,我曾经一直觉得小白对不起我,她抛弃了我,可是我现在觉得我对不起她,特别对不起她。我曾经多想娶她为妻,给她说了多少山盟海誓,可是你看最后,是我辜负了,我说过我要陪她一生一世,可是我却一步步的把她推到张贤怀里,让她不得不重新谋划和另一个人的一生。小白和我分手前有多少次泪流满面的求我争口气,让我好好活,当我误会她和张贤出轨时,她那么委屈的解释挽留,她母亲病重,我没帮上什么忙,还让她受尽了委屈,是我对不起她。我看着潇磊说着说着又快哭了,我拍拍他肩膀,说好在小白过的好,张贤很爱小白。

  潇磊看着远处,说,我曾经年少,想娶她为妻,以为有了爱情就可以吃饱穿暖,但最后是生活饿死了爱情,我对她没有抱怨只有亏欠,如今时过境迁,想想当年,如果我足够强大,今天我也可以拥她入怀。我一直以为什么都可以重来,如今总算是能过正常的日子,不算大富大贵也能保她衣食无忧,我想找到她弥补她,可是生活又给我上了一课,人生中的砍要么抓住要么错过,再见之时要么拥抱要么祝福,我祝他们百年好合幸福长久。潇磊打开啤酒一口气喝了好多,眼泪终于出来了。我问,你还爱小白吗,潇磊说,爱,从年少到青春,从成熟到余生。

早安心语:不将就也不回头

  迎风泪真是流不得,尤其是深冬的夜里,天气寒冷就罢了,这眼泪一流心也凉。潇磊转头对我说,也得谢谢你,那个时候那么潦草,你还能和我喝一杯伤心酒,我也跟着笑,没关系,以后好酒好肉记得我就成。

  潇磊看着我,说你也该找一个了,别等了。我大笑,我在满世界的找。他说,你说有什么要求,我帮你找。我说,你见我第一眼就说我这个面相是个只认钱的主,我现在确实就是个认钱的主。潇磊又抓抓我头发,说别乱说了,要好好生活。

早安心语:不将就也不回头

  我问,那你呢?

  他说,和你一样。

  我说,我是哪样?

  他说,等一不归人。

  都不归了,还有什么可等。

  他说那就将就一下,凑和一天是一天,

  我摇摇头,

  不将就也不回头,余生冷风伴着酒。

  夜深回家,看表深夜1点38分,

  潇磊发来短信,

  我怕我再也不能爱上谁,也不能放下谁。

  就连孤独,都不安稳。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