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治愈系 > 心语 >

晚安心语:取悦的那个唯一

2016-01-09 11:07 小安 @ 心语 42345 views次浏览

  我们终究长到了

  丧失取悦别人热情的年纪

  而依然愿意取悦的那个唯一

  就是爱情最好的魅力

晚安心语:取悦的那个唯一

  【火气比厨房的煤气灶还大】

  耳边传来摔盘子走人的噪音。

  从甘蓝坐下来到现在,后桌那个带着娃的姑娘就开始不厌其烦地催菜。服务员战战兢兢地说这单才下了五分钟,厨师都是按顺序做的。姑娘不服,用下巴指着甘蓝的后背嚷嚷,他不是比我晚到吗?这会儿已经开吃了!服务员终于不耐烦了,憋屈地说大姐,人家那是凉菜……

  这一声大姐彻底激怒了客人,“什么破玩意!”她抱着娃直接走人了。老板跑过来收拾残局,念叨着要扣服务员奖金,服务员真是苦逼。

  要不是甘蓝抬起头来,他绝逼不会相信这个大嗓门、粗枝大叶、火气比餐厅厨房的煤气灶还要大好几倍的人,就是木瓜。

  这只木瓜……胖了好多啊!而且完全没有在意到他。

  下单五分钟,木瓜一共催了两次菜。甘蓝想,如果她浑圆多肉的下巴还跟从前一样尖,多戳两下估计能把他的背戳穿。

  五年过去,他们在偌大的北京城又狭路相逢了。

  他来念大学,而她嫁到本地。

晚安心语:取悦的那个唯一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

  甘蓝对木瓜的记忆,还停留在高中。同宿舍的女生说她每天都在吃木瓜炖雪蛤,家里人逼的,为的是培育那对还未苏醒的罩杯。

  木瓜那时候最痛恨学校腐败的制度,臃肿的校服、刻板的教学、九点钟就熄灯的宿管和冷热交替的澡堂,简直要把人逼疯。她偷偷瞒着家里人在外面租了单间,每天做饭、养猫、看租来的碟子,小日子过得挺惬意。

  打破这平静的是木瓜的初恋男友松露。松露是开宠物店卖猫粮的,长得像块黑炭,就是特别会哄女孩子欢心,还时不时到木瓜家里来当铲屎官志愿者、施舍喵星人一点小玩意。后来有个台风天木瓜看着窗外的雨水说,今晚你就留下来吧,以后这里就是咱俩、不,咱仨的家。

  甘蓝永远不会忘记那个雷电交加的夜晚。木瓜打电话来求助,说松露太重,把小木床压塌了,两个人太忘情窗还没关紧,地板上现在全是水,这个点松露也没车回去了,能不能过来跟他挤一挤。

  甘蓝笑笑,都是老爷们没啥所谓,要是他不嫌弃就过来凑合呗。只求他身下留情,别把我的床也给压塌了就行。木瓜在电话那头笑得像只鸽子,咱们学校别的不行,就床像样,钢板做的,绝对没问题!

  于是湿漉漉的松露就借宿了一个晚上。鼾声吵得甘蓝一夜没睡好,半夜还抱着他欲行不轨,估计做春梦把他当木瓜了,醒来裤子湿了一大片,也不知道是未干的雨水,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倒霉的雷锋甘蓝可是处女座的,洗了床单又洗了被子,晒一整天没干,最后跟宿舍最瘦的小六挤一块,总算补了个回笼觉。

  后来两个人一起去打饭,坐下来小六话里有话地拷问甘蓝,是不是吃醋。他手里拿着一瓶醋,往面前的东北饺子汤里狂洒。甘蓝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卿卿我我的松露和木瓜,也拿起一瓶东西往汤里狂洒,小六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结果是,甘蓝的汤里多了无数根的牙签。

  上一次哥们几个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甘蓝就说了自己心上人是木瓜。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投我以木李,报之以琼玖。匪报也,永以为好也!”

  一本《诗经》背得滚瓜烂熟的时候,甘蓝的近视光荣地加深了三百度。

  其实真相是背书的时候,情窦初开的他偷偷看了好几部小黄片。所有屏幕上出现的女优,在他的幻想中都长成了木瓜的脸。

晚安心语:取悦的那个唯一

  【不一样的烟火吗,只是烟屁股罢】

  木瓜没读完高中就辍学了,跟着松露北漂闯帝都。据说还是老本行,经营宠物店。木瓜心灵手巧,把进货价几块钱的项圈一经手,缝几块棉麻绣几朵小花,就能卖一两百。生意做大以后,木瓜当了微商,建了个公众号,到处拉人求关注。传送的也都是木瓜自己写的鸡汤文章。《要么认命,要么拼命》《最高的境界不是人生赢家,是人生玩家》……

  印象中,木瓜的文章确实写得很好,现在才气用来写这些玩意,简直是浪费可耻。

  一度甘蓝看到她的状态罪恶滔天地挂着:“小清新的钱实在是太好忽悠了!”

  擦,甘蓝感觉自己膝盖碎了。他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清新。小的时候,大家都玩什么变形金刚、遥控飞机,就他喜欢看看书、玩玩拼图、拉拉小提琴。小黄片那也是高中寄宿以后别人拉他下海,入乡随俗嘛。不然可能还被直男癌误解是同性恋。

  甘蓝唯一一次跟木瓜联系,是她哭哭啼啼发微信语音过来,说松露那天喝了点二锅头,迷迷糊糊把给人家藏獒治疗感冒的药给拿错了,后来那军官大爷的藏獒腹泻不止,就翘了。军官大爷带了几个人,砸了他们的店,还扬言自己的狗一百多万,要索赔。

  甘蓝说你别急,我有个表姐学法律的很牛逼的,我让她给你解围。

  后来帮忙完,甘蓝才知道,原来甘蓝的那条微信是群发的。

  甘蓝的心碎成了二维码。心里对木瓜仅剩的那一丁点热爱突然就熄灭了。

  他原本以为,木瓜虽然没有跟他在一起,但有什么重大困难都能像妇女们想到居委会大妈一样地想到他,心里头还觉得温热温热的。不明真相的人私底下说他就是时下流行的暖男也好、备胎也罢,他都没有把这段关系想得多么龌蹉。

  但现在,木瓜在他眼中,只是一个一味索取、榨干朋友,从不知道感恩回报的人。

  他以为他是她那儿不一样的烟火,人家只当他是烟屁股罢了。

  他要活得畅快淋漓,就必须远离这种消耗朋友的渣渣。

晚安心语:取悦的那个唯一

  【那年喵星人拯救过单身狗】

  所以胜诉以后,木瓜宠物店的灾后重建工作,甘蓝没有出现。

  木瓜给女娃摆满月酒的时候,甘蓝也没有出现。

  听小六说,这女娃认了某某丁克局长当干爹,才摆平了这事儿。甘蓝的表姐在这件事里只不过是跑跑龙套,走走流程罢了。

  甘蓝剥了只小龙虾哈哈大笑,怪不得木瓜也没跟他说声谢谢。果然木瓜觉得一切对她的好都是理所当然、没有下限的。

  甘蓝觉得,时间真不是个好东西。

  不过时间何尝不是一个照妖镜。

  童年日夜想要的玩具,懂事了不再动心。

  年少做梦出现的心尖上的人,长大后也撞不出涟漪。

  但是很多年以后。

  甘蓝仍旧会记得,在天光下抬起尖尖的下巴跟老师吵架的那个木瓜。

  那时候她的棱角还没有被岁月磨平,她满脸的胶原蛋白在透着槐花香气的阳光下蠢蠢欲动。

  她说她来大姨妈了,为什么就没有把校服裤换掉的权利?你家里小孩拉一泡屎你也不用帮他换尿布是吗?她说老娘受够了,不想念这学校了。

  “什么破玩意!”

晚安心语:取悦的那个唯一

  她在全班的注目礼下摔门而去。甘蓝第一个起立带头鼓掌。那班主任激动地喷着口水说“反了你们?”也跟着走了。大家突然炸了,扔书的扔书、大叫的大叫,疯狂过后还是做回安静的美男子和岁月静好的女同学。

  那时候,曾有喜欢大波妹的男生提起木瓜,用了“你说那个胸部长得像狗鼻子一样的女流氓”代替,被血气方刚的甘蓝赏了一拳。

  五年过后,木瓜的身材变了、乡音变了、发型变了,但她的口头禅仍然没有变。

  大概她真的是人生玩家,世界上所有的感情和人际在她眼中都是玩意,都是武器,都是道具,都是交易。

  但甘蓝对小六说,活到今天,我依然认定,不管活到多大岁数,人的心脏里都应该保存有一块尚未崩坏的角落。那是我们死去的青春、不老的梦想,和千金不换的真情。

  绝、对,不是什么破玩意。

  “拿三环内价值连城的学位房给我换,爷都不给!”

  我们终究长到了丧失取悦别人热情的年纪,而依然愿意取悦的那个唯一,就是爱情最好的魅力。甘蓝看着满城的飞雪,相信他的那个唯一就在赶来的路上。

  现在,木瓜的胸真的大了。不知道是雪蛤炖木瓜的功劳,还是松露的功劳。

  其实松露降服木瓜,仅仅只靠了一句话。一句云淡风轻、戏谑生灵的玩笑话。

  五年前的夏天,他俯下身对那只吃人嘴短、高贵冷艳的猫咪说:

  “猫咪,你喜欢狗吗?在下是一只单身狗,你愿意让你妈咪带过来养吗?”

  那一日是木瓜的生日,也是甘蓝的失恋纪念日。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