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清新文字 > 原创文字 >

恨别

2015-09-26 23:01 小安 @ 原创文字 42345 views次浏览

  收拾了简单的行李,在熟悉的园子里,打招呼的行人依旧。不远处垂下的柳条隐约地挂满了鼓起的芽胚,终年不会枯黄的青草坪似乎钻出了诸多新生的模样,几片残落的碎树叶夹杂在它们之间。

  这一年,我等了冬天过去,然而我将从此流浪远方。

  深夜颠簸的睡梦中,竟不知不觉第一次出了山东,醒来就见到淮北平原上等待成熟的大片麦子飞快地向后退去。我在一步步远离故乡,两个月后,青岛将不再是我走时的样子了。

  我想,待到北方的油菜花长到江南的这般模样,我就已经回来了吧。

恨别

  然而,等我慢慢熟悉日日撑伞出行的日子,心灵深处一幕幕难忘的校园往事早已将初过江南的好奇暗自吞噬。我现在在哪儿呢?我拿出地图,看出自己身在闽江北岸很近很近的地方,而心却还在青岛的某个上空荡漾着。

  “春天的感觉挺好”无数次在我的脑海里回荡了许久,我也只能通过记忆和手机短信去体味那种感觉。想起似乎久经诀别的故乡的久经逝去的春天,我又想起了已经好久好久不见的熟悉的人。

  想起大约四年前的初秋(911当天),收拾行囊,独自去了那时并不熟悉的地方。那时,在他们看来,在我看来,都是笑柄,是被鄙视的。那时我带着一生的遗憾走进了那片陌生的校园,灰色的路面围绕灰色的楼房,有些陈旧,我一无所知。身旁不停的走过几个我将不会知道是谁的同龄人,好多他们的父母在前面领着,笑着。我口渴,饥饿,迷茫,可那是梦中的早已注定的地方,我也永远忘不了那个酷暑梦醒时的一身冷汗。

  我开始不快乐的得过且过,在最自我的一段日子里,也渐渐有了熟悉的人,但终究也背离了自己的爱好。似乎就沉睡了多年,直到03年9月的那个午后我在校园深处惊然间接到父亲的电话,却没能见上奶奶最后一面,我禁不住哭了好多次。然而,深藏心中七年的挂念,那时我似乎习惯一个情结已经很久。

  那后来仍然继续着我的无奈,生活一日日重复着,不知不觉我竟又荒废了一年。我也开始预感不久就要远走,那即将离别的忧伤开始慢慢测量着朋友的分量,于是,随我呆在闽南的手机里开始少了很多人的消息。

  然而我的惩罚终于轮到了,在我离别的不久之后,那时我不想去的地方莫名其妙地成了我的母校,我却怎么也舍不得离开她。于是,我不得不想起离愁,才知道伤离别是别离时最正当的行为,我的心很重很重的坠下去了。

  而现在,故乡的绿草地又在这异地的土地上了,只是空气中弥漫着的却是南国的青草香,也一并夹杂着无可把握的无奈。我忽然想起一句话:绝望之虚妄,正如希望相同。想着想着,鼻子开始有些酸楚,抬头看时,不知天边哪个方向已涌来厚厚的乌云,路边的碎纸片开始四散飞去,人也在慌乱中开始不见了踪影。

  后来她会怎样,我不知道,但我会时时留心。我也知道补过的方法的:常回去看看,看看熟悉的人,熟悉的地方。然而其实那时已有好多人不记得我了吧,有的也早已走了。

  我知道还有一个补过的方法的:去讨她的宽恕。等她说:“我可是毫不怪你呵”。那么我的心就一定轻松了。这确是一个我习惯的做法。只怕再一次会面的时候,脸上都已添刻了不熟悉的条纹,渐渐说起那些旧事时,自会说那是学生时代的糊涂,也渐渐淡忘了吧。

  “有过这样的事吗?不记得了啊”……全然忘却,说谎罢了。倘确实忘掉,怕是一别几十年后的事情了,然而那时我还能希求什么呢?

  我的心只有沉重着,一不留神就流走的四年……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