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清新文字 > 原创文字 >

京都的瀑布

2015-10-08 21:29 小安 @ 原创文字 42345 views次浏览

  在我看来,青龙峡的瀑布是拦截了山谷的水,人工干预后从一侧的斜坡上窜急的滑下,坡面上流水冲刷的痕迹并不明显;而千灵山的瀑布则是借助了不透水的管道和电能的转换,让山底的水从山崖的顶侧洒下;仅仅带到耳边哗哗的流水声,而作为瀑布的精髓,都难以称得上是恰当的载体。

  听说云蒙山北麓有一处三叠瀑,作为叠瀑算作北方之最了吧,但未能亲见。这次是去那个据说是“京都第一瀑”的石城(乡),到达的时候还下着不小的雨,急匆匆的很多人进了度假村等雨过去。附近,有黑龙潭、清凉谷等多个风景区,在山的那边,或者那边的山的那边,相对不是很远。

  桥下是潺潺的流水,轻风细雨中摸着清凉的溪水,过去已经有十余年了吧,于是,甩了伞,下到桥下。小雨淋洗过的青草和树的叶子泛着微微的亮光,清澈的溪水不慌不忙的从石头间穿过,我蹲在一边,看着几条小鱼毫无戒备的游过。忽然又想起“杏花春雨”的江南,湿漉漉的群山,湿漉漉的空气,可这深山即将入仲秋。

京都的瀑布

  吃过午饭,雨渐渐的停了。群山环抱中,若隐若现的雨声,轻轻的水声,寥寥的人声,偶尔的鸟叫,这一切微弱的秋声,已经难以打破的秋山的宁静,但我们这时候决定进山看瀑布。

  入口的一侧,一根长长的粗管道斜伸向高高的山顶,不像是输电的线路,于是,瀑布是真是假的怀疑油然而生。

  直上一小坡,拐过一道弯,迎面的山崖像是敞开宽阔的怀抱,瀑布定然在此了吧。然后有人题写的“京都第一瀑”直映入眼帘,近似竖直的石壁的缝隙中层生出一簇簇的灌木或者草本植物,无不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山根是一潭池水,旁边从高高的山口下来一道细长的水流,沿着干干净净的石面不急不慢的流下,但却失望了很多慕名而来的远客,我绕着池边走了走,觉得这倒是瀑布条。雨水过去不久,四周到处衬托着旺盛的草木。

  几十米高的上面,瀑布条的尾部后面会是怎么一番景色呢,环顾一周,旁边沿山坡上到山腰处有一悬空的栈道,因为一面紧贴着山,相比其他,并没有恐高或者起风的畏惧,不多时,便冲到了崖顶。然后拐下一小坡,恰好能眺望到瀑布下面的池水,暗蓝的湖面泛着轻微的波光,宁静、深邃。扭头就看到石山上冲砌的又深又窄的并不规则的水沟,流下去一道小小的急流。

  对面的小石坡上写着两个清秀的红字“天池”,沿着深深的石沟边上继续向前,除了流过来的溪水,还有石面上蜿蜒向前一道道暗线。没多远,又是一道山顶的山,由于渗水的山腰,壁面上湿漉漉的一道道分布了几处,像是水色的带子贴着山面直垂下来。

  左侧是拐了弯的山谷,右侧是继续上山的阶石。谷底清清的水流紧贴着花岗岩的表面,镶嵌其中的暗线继续延伸向前,并不是石头的纹理。顺着水流走进长长的一道石谷,雄伟的眼前,顿然一番夔门的气势。谷道最远的地方,略显拥挤的石头间夹着流出一道细流,这里也隐藏了一道瀑布。瀑布的上面一道人工的堤坝,大概是为了蓄水。我兴奋的冲上几步石坡,两个紧连的石碗装满了高处泄下来的清水,湿润的石壁上面紧密的生者青苔,其他石头的缝隙处无不生出几支灌木。坡面上的字以同样的方式告诉我这里就是“姊妹潭”,倒像是一个不规则的8字。

  迂回,然后从另一侧上山,石阶之后便是土坡,层生着各种各样的树,上了这道山,不远处仍然更高的山。同行的两个人呼唤着很远的伙伴,顺着吼声然后又追上来两个人。

  沿着先人踩出的便道,轻快的前去,我想寻一个好的位置,能探望到还在这山脚的同伴们,一律被葱郁的枝叶遮挡,我使劲的喊着,没有什么回应,似乎连回声都没有,但对于先前那到堤坝,我已是居高临下了,算是一处“高峡出平湖”的杰作出现在眼前。我继续远望着,远处相对没有高出多少的山峦一点也寻不到人工输水的痕迹。

  但人工湖的源头前面是有的,于是,继续向前,下了斜坡,近到谷底,清幽的山道,一边是山,一边是溪水。我远远的望着,百米外的大石头上两个休息的游客,而同伴尚在身后的坡顶。我呼叫着他们,同时迈着台阶走到石台,头顶赫然三个大字“望鹤台”,前面峡谷的尽头似乎已近在眼前,可能那里就是水流的源头,同上的几个人也到了,于是迫不及待的前去。

  迎面又哗哗的流下一道瀑布,也宽了很多,但由于石壁的约束,样子倒像是一个扫把。这里已在山顶,旁边还有更高的山顶,所以这瀑布取名“悬空瀑”,我这样推理。芦苇后面隐藏的思古潭周围已经没有明显的上山的路,正考虑着如何坐下来等待后来的人。但见又一处石刻“幽燕古道”,一边倒更像是一道山门,走过去,是一道湿漉漉的狭缝,通山的暗道,样子刚好能走过一人。

  我告诉他们,我上去看看。钻上去,一小片幽静的原始小树林,沿着明显的道路的痕迹又上了一道山坡,然后冲下土坡,四周死一般宁静,连水声都没有。刚才从我身边过去的两个人无法判断去了哪个方向,真是前不见先人,后不见来者。我慢慢的踩着过溪的石头,穿过芦苇层,前面的树下安静的立着一垃圾桶,于是,欣喜,前面定然有前往的路。走过去会有好风景,可后面的人已经可能好远,只好返上坡顶,用吼声联系上了并没有走散的同伴,于是,我站在小树林,捡回钻上山的几个人,上坡后,突然古道出口独自钻出一位拾着拐棍的老太太,问我们可有另外一条路,我告诉她只能原路返回。

  还是继续向前,我们都盼望着能有另外一条路出山。

  “看,前面还有一道瀑布”,透过芦苇和树叶的间隙,我指着前面。

  前面一个很深的寻春湖,或许会有很不小的鱼,但我们都继续往前。因为迎接我们是漂亮、干净、整齐、均匀的飞珠瀑,像垂下来的珠帘。竖切的化岗岩面仅有几道横竖延伸的暗线,这石山该是沧海变桑田时火山岩浆沉积的杰作吧。

  上了最后一道铁梯,又是水流的杰作,冲刷出的山谷。迎面的凉风清爽的扑面而来,大汗淋漓的我们方知深山的初秋。因为带了一胖子上山,大伙都说他比我多背了几十斤肉上山。随后,刚才那老者也以上到梯顶,她自己拍了照,然后悄然回去。

  近似平面的眼前,一个又一个石窝,都由水流串联,数了数刚好六个,曰“六潭连珠”。前面还是山顶的山,继续向前已经没有路,高处立着一生锈的贴牌子上赫然几个大字“游人止步”,茂盛的草木遮掩并不能看到多远,但靠想象可以推断,水是由更高的山谷流出。

  飞珠瀑前聚齐所有的人然后返回,出山口不到三刻钟。又看了看通向山顶的管道,废弃的砖房子旁边模糊的能看出“塔水电站”的几个字样。

  另一路口的木牌上有三个字“天门山”,此时的远山,都笼罩在氤氲的雾气中。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