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清新文字 > 小小说 >

千灵山行

2015-09-29 22:05 小安 @ 小小说 42345 views次浏览

  因为身在北京,总以为去西山是迟早的事情,或者说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可往往却没有机会去,甚至很难下一个决心去玩。心里是常记着,但还是拖延了将近两年,以至于千灵山在什么位置,甚至它的名字,也是甜甜告诉我的。

  2009年8月16日,本来天气预报说有中雨和雷阵雨的,但我们还是决定去千灵山,因为早晨比较凉爽,空气湿度也不是很大。

  对于千灵山,甜甜说已经去了三次,加上常去房山的缘故,走了一条特别顺畅的路,很快就到了大灰厂路。大灰厂路一带原是京城石灰的产地,奥运之前这里进行了改扩建,只剩下了烧制石灰的一些个窑洞,静静的留在路边。

千灵山行

  路边到处都是树,正讨论着西郊的空气新鲜,雨点嘀嗒的时候不知道哪一刻已经过去了,只是天还在阴着。远远的看到天灵山新修牌坊,我将相机伸出车窗抢拍了一张照片,进去上了坡,不远就能见到之前甜甜拍的那些一张张照片里的影像。四周都是山,氛围都像是在水之上,总觉得大概不会有什么山顶下泄的水流吧,而迎面的山却砌上了山名,修了人工的瀑布,旁边金色的“佛”字,字的间隙流出的油漆的痕迹还在,但我想倘在晴天,远远的一定很雄伟。

  进山门,走上很远,左面山腰第一个洞口伸下一条梯道,甜甜说那是土地洞,洞口三两个工作人员眺望着并不多的进山人。而我们选择龙王庙一侧的叫做玉亭沟的拾级而上,其实是一条山脊的坡道,一侧人工水沟迎面流下潺潺的清水,还有迎面下山的三三两两的几个人。

  路旁的山桃只剩下满满的长了很多虫子的暗紫色的长叶,山枣挂满了等待成熟的小果实,树与树间隙生满了旺盛的青草,大概是出于近来雨水很多的缘故,牵牛花以及那些我如今已经不能随口喊出名字来的蔓生植物,缠绕的自然,轻松。而那所谓的怀古亭、神山亭皆是新修的亭台,除了一口长满青苔的井,并没有什么陈迹。抬头不远似乎就是这侧的山顶,有一个春秋亭,一个孙膑洞。北京通史上记载的孙膑洞是否就是这里,至少我是不知道的,可能鬼谷子讲道的地方大概就在这方圆不远的地方。

  慢慢站定一小会,山峦间的小风吹到大汗淋漓的我们,忽然间就凉快了很多。我仔细的听着,静静的山,似乎只有两三只蝉在叫着,远处的山上成片的整整齐齐人工修复的植被。停歇是没有必要的,不多久就到了千灵山北门,原来这里是可以开车上来的,从戒台寺上来有一条宽敞的坡道。

  本来这次来千灵山,也是一直听说这里有一处“水往坡上流”的奇迹,但甜甜了问了工作人员,才更清楚的知道那地方原来在我们进来的山门外面。我想那可能是地磁场或者大气压的原因,究竟如何,并没有亲见。

  看大佛还要继续上山,我们道谢了工作人员,朝西而去。

  一条长长的比较宽敞的斜坡,靠近山谷的一侧栽种了长长一排白蜡,如此直立、整齐的白蜡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树下是栽满的小花和一些个供游人休憩的长椅。再外面是一道长长的矮墙,探头望去,很远,很深的山谷,正是我们进山的地方。

  终于碰到两个开山的老农,看样子是午间休息寻一个阴凉的地方吃饭,我们顺便问了问大佛的位置,大约40分钟的脚程。甜甜说要是晴天,老远就能望见那座鎏金大佛,我们使劲的看着,终于在甜甜指引下,终于在云雾缭绕的山峰一侧隐约的看到了。我们高兴的继续往前,是观音洞,左侧是一眼龙泉,洞里凉气袭人,据说这洞也叫庞涓洞,看来跟孙膑还算邻居,只是在他们走后大约一千年之后,中国的佛教文化才传到北京吧。

  出观音洞,甜甜说终于见到一道古老一点的墙了,旁边是一处玻璃板扣住的时刻,模模糊糊的,远远看不清是什么,但这个独到的做法确实可以让遗留的碑刻免遭中国式游客们的毒手,结果是谁谁谁到此一游肯定是看不到的。继续走了几十步,三岔口的一侧有一财神洞,这里财神并不是关公,可能是赵公明,正笑呵呵的看着两个工作人员在旁边的桌子上吃饭,这大山之上应该是最好的地方了。

  另一条是上山的路,路边有一块碑记,还有一处什么遗址,看石头已经年代久远。天还是阴着,因为已是晌午,感觉饿了,于是在一旁的茶舍填饱了肚子,喝了一杯奶茶,然后继续上山。

  大佛越来越近了,但越来越感觉到热,依旧是桑拿的感觉。路是山的一侧人工凿开的窄道,但并不拥挤,恰到好处,背山的那侧是结实的水泥栏杆,一律粉刷成了树皮的模样,这栏杆大概都是防人跌下去的用意。

  路上还是没有什么行人,荫凉的地方熟睡着几个开山大汉。进北天门,大佛就近在咫尺了,额头突然滴落了几滴汗水,侧身的时候,发现太阳竟然出来了,里面便是极乐洞,门口的枣树上挂满了祈福的红布条,样子如同八大处的银杏,但这临近山顶的地方有几口很深的井,有心人终会如所愿的。

  准备登山顶的时候,一位年迈的老者蹒跚的下来,像是儿子带北京玩的,虽然已是很累,但却笑容满面的慢慢走下山去。登顶是紧贴山峰的一道长长的铁梯,坚固的屹立在大佛的背后,走在上面不免有些颤栗,天梯的尽头便是海拔的699米的极乐峰,四周都是深谷,远山都飘渺的雾气里看不很清楚。

  下山的时候,才知道大佛的一侧正在修建索道,所用的水泥、傻子,甚至钢筋、钢板都是千灵山的脚夫一点点背上山顶的,我们小心翼翼的给他们让开,目别而去。

  下山的路更近,出了南天门,绕过实山上人塔,伏虎亭,来到药师洞,又一个阴凉的地方,山崖的石壁上仍是玻璃板保护的石刻,大概就是修行的精华。甜甜说,要是下雨,这些石洞就是古人为我们准备的了。绕过石阶下来,是修复的道孚塔,饶了三圈后离开。

  然后是关公洞,刘备和张飞却都站在关羽的后面,唯独他坐着。关公洞外面一棵银杏树,树干上生满了叶子,绕过,一直是出山的谷道,石板台阶铺砌的整整齐齐。这里叫做“仙人谷”,有几个茅草屋,因为没几个人,顺便上树摘了几个山楂和枣,但都不成熟。

  人工水流的地方马上就到了,围成的水塘里,一群群金鱼朝我们游来,大概是闻到了手里拎的面包吧。

  出山的时候,甜甜说,这千灵山唯一的遗憾,就是水是假的。

  这时候发现,来的时候跟在我们后面的几个人还在山门外。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