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清新文字 > 小小说 >

白杨缘

2015-09-26 22:59 小安 @ 小小说 42345 views次浏览

  我忽然想起了白杨树,那些深深扎根西北大地,傲然直立的身影。

  但伸手想翻查照片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早已被遗落了在某个角落,无处寻找。

  记得三年前的夏末,一路西去,沿兰新铁路过了天水,我瞪着双眼盯着窗外未曾谋面的似乎是另一个世界的景象,猛然间扑入眼帘的是一株高大、挺拔、笔直的树木,或是三两株,或是一排,那就是白杨树,在学过《白杨礼赞》若干年后才清楚地第一次见到他们。

白杨缘

  那是小学时候,在矛盾先生的散文中开始敬仰挺拔、伟岸、坚强、力求上进的不平凡的白杨树,记忆中模糊的就有那么一棵直立在村头贫瘠的碎石滩上,那么直,那么粗,那么高,那么大,时常骄傲的炫耀,但当快乐的童年远去,我迫切地想去验证当年那棵直冲苍天的高杨是否是毛白杨的时候,碎石滩已经不在,十多年就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后来,从天水到兰州的路上,从乌鞘岭到武威到张掖的河西走廊,以及腾格里和巴丹吉林沙漠的边陲,我常常见到他们,在他们的后面,是黄土堆积的高原外壳和漫无边际的荒漠。任凭岁月的沙尘拍打,常年的饥渴,一律都是笔直的躯干,他们都有着鹅掌楸一样清秀、漂亮的身姿。紧紧靠拢,一律向上的树枝大都生在两米以上的部位,从不向外伸张;而他们的皮肤光滑,白皙且微微泛出青绿色,丝毫没有受到西北恶劣气候的影响。

  待到北方的人们一日日脱掉长衫,他们宽大的叶子也就挂满了枝头,同样都积极向上,从不斜生,微风吹过,在强烈的日光下泛出银色的波纹。

  这就是白杨树,在西北极常见,但都普遍不被重视,但哪儿需要他们,就在哪儿很快的生根发芽,生命力极强,经得起折磨,经得起埋没,依然一幅幅坚强,力求上进的模样。那是振奋人心的精神向导,每当艰难地在风沙中前行,想起直立腰杆的白杨树,想起他们不屈不挠的坚强,颓废、懒散的想法顿然全无,便又抖擞起精神继续前行。

  其实,这样意志坚强,坚持扎根坦荡的西北的土地上的还有西北的胡杨树,他们一样的勇敢、执著、不屈不饶,但胡杨树在饱经沧桑之后却略显苍迈了;还有北京的毛白杨也一样的高大挺拔、积极向上,但每一年春来时候毛白杨都要扬起绒絮,招惹着过路的人们。相比之下,我更喜欢白杨树。

  在西北的两年,时时能见到白杨树,而自己一直觉得离开的日子还长,直到最后慌乱的离去也没有能留下一张完整的照片,只在回乡的路上匆忙的拍了几张。再想见到他们,还有我那里的朋友们,怕是遥遥无期了。

  我多么想在睡着的时候偷偷梦到他们,可醒来还是又隔天涯,但我会常常想起他们,高大、挺拔、质朴、严肃、勇敢、执著、内敛、积极向上、不张扬的白杨树,而自己不正需要做这样一个人吗?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