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小清新文字 > 日志 >

烟雾迷蒙中的八大处

2015-09-29 22:02 小安 @ 日志 42345 views次浏览

  因为周末的缘故,同甜甜到了西山八大处。我是初来,远远就望到了迷蒙中庙宇和佛塔,加上道口碰到的卖香的几个行人,顿然记起这里是一处寺庙园林来。

  到北京两年,明知西山有许多名胜,却常常没有勇气找一个去看看的借口,只是多了许多虚无缥缈的憧憬,见也好,不见也好,这次是真的来了。

  北京的西山,较之城东的山,除了天然的山水景色,分外了多了几分文化的色彩。这次是阴天,雾气缭绕,朦朦胧胧的,俨如仙境一般。

  进门一侧是丝丝垂柳掩映下的一片青荷,绽放层层的花蕊。空敞的园子,也是因为周末的缘故,略微显的人多。沿湖边不远,有一长长的斜坡,像是新修的桥。甜甜说,小时候就是这里学会走路的,从此就有了“佛缘”,坡上便是庄严灵光寺和漂亮的佛牙舍利塔。

烟雾迷蒙中的八大处

  香火的气味远远的就飘了过来,络绎不绝的烧香的人带着自己最忠实的心愿,举香叩首的时候悄悄的告诉了佛祖。请香的山墙一侧立着比我大腿还粗的一柱棍香,我想,佛祖并不会计较祈福者用香的粗细的,有心足矣。

  过殿堂,玉佛殿、牵手观音殿、佛牙舍利塔尽在眼前,一片典型的佛教建筑群,进玉佛殿的时候甜甜轻轻的将没有烧完的香放在供桌上,然后悄悄的走出。五百罗汉墙上面,穿过“平等门”便是宽敞的许愿还愿台,甜甜说,要是晴天这里就能看到北京城,姑且就当我的许愿吧。转身便是“回头是岸”,门两侧赫然一副对联“六根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

  下台阶返回,到西南角,古树旁边,据说那是很灵验的辽代招仙塔,1900年毁于“八国联军”的炮火,只剩下泛着苔痕的青砖塔基。不经意间一位手执佛珠、口中诵经的驼背老者已经转了两圈。旁边一些角落几位清修的大概西藏来的喇嘛,我记得多年前在青海的峨博古城路边上几个徒步的红衣喇嘛,莫非就是他们,如今已经走到了这里。

  前面的山仍旧在雾里,我不知道多远。只记得可望而不可即的雪山,走上大半天,山还是那么远。甜甜说,八大处的山并不高,是渴望而可即的了。我们在不慌不忙中路过三处三山庵,继续上山。

  桑拿的天,石头铺砌的山路,很快就又到一处寺庙,进门左右两侧立着四大天王,这四位原来也在这儿。然后又过一道殿门,门前挂着许多垂下来的螺旋状的线香,院当中两棵据说八百年的参天古银杏树,树上祈福的红灯笼无数。山墙已经年代久远,隐约的显出“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字样,从另一侧绕过,见一木门走出,就是刚才进去的地方,然后继续往前走,刚才是几处也已经忘了。

  五处龙泉庵有龙泉茶社,留作下山时候喝茶,然后就是六处。路过观景亭,因为雾天,无法远眺北京城。面积最大的香界寺依旧是烛光、香火和轻松、安宁的佛教音乐,甜甜悄悄告诉我,有人膜拜一棵树,正有一个虔诚的信徒走过去,老远的我也没有看清那树的名字。寺内有大悲菩萨像石碑,丰满的曲线,我记得敦煌莫高窟的唐代壁画,不管男女大都是这般丰满的。至于之后菩萨为何被女性化,此刻我并不知晓,许是“观音送子”的原因吧,但也许是清静的神灵已经没有男女之别了吧。

  离开六处的时候,甜甜说了两首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

  去七处的路最远,位于山顶,路上蹲着很多想让你骑马的人。过一牌坊,宝珠洞就到了,进去,再往上爬,最高处的关帝庙,这里是财神的象征。这时候远处,树的后面是朦胧的雾气,北京城还是看不到。

  甜甜说,这么大个园子,倘在别处,怕是要上百元的门票了吧。

  盘算起来,八大处似乎少去了几个地方,自想,这山也似乎少了一个有水的地方。甜甜听到,急忙告诉我,只是没有走另外一条谷道,况且我们已在山腰,身边断断续续的很多人上山、下山,不知道他们是否也有我一般的小小的遗憾,而我会下次再来。

  晌午的时候下山,找了一个地方吃肉,差点充死……

标签:
分享到:

相关文章